優仕網首頁優仕大人物首頁
以影像為銘記,串成繽紛詩意(下) -周美玲

2007-04-11\陳秋雯


生日:
7/24
星座:
獅子座
血型:
B
學歷:
政治大學哲學系
現職:
導演
由於長期拍攝紀錄片的訓練,周美玲在每部片開拍之前,她都會嚴格要求自己和劇組工作人員做足功課。包括針對拍攝主題做詳細的田野調查,大量蒐集相關資料數據、與現實生活中的各種人物進行對談。【刺青】故事中「小小綠」,就是從一次拍攝紀錄片時採訪九二一地震的災後重建,與一位小女孩的對話而得到的靈感。
 
「拍紀錄片的時候劇組到南投取材,跟孩子們聊天,請這些小學一、二年級的孩子與我們分享九二一地震發生當時的情況、最難忘的事等等。原本以為這些事發當時也才只不過一、兩歲的孩子,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印象,但是想不到這些小朋友們都會爭相告訴我們,當時的情景有多麼可怕,」而其中最讓她驚訝的是其中一個小女孩,告訴劇組說自己的媽媽在地震中喪生,後來她們才發現其實她媽媽還健在,只是把她遺棄了。「那時候我們深刻感受到,原來巨變事故對於一個孩子的影響有多大,她可能會因為重大而突然的改變,讓她眼前的世界全然崩解,轉而自我封閉在內心幻想的空間裡,以求取安全感,而重大的事故也有可能會影響一個世代的集體記憶。」

【刺青】一片中指出男生刺青是為了彰顯力量,女生刺青是為了標誌愛情。而每個刺青背後都有獨特的故事。用「刺青」當題材,周美玲說自己對於這項年輕人之間的流行文化,希望不要只是以「發洩」、「次文化」一語輕鬆帶過,好像就不需要去瞭解背後真正的意義。「每個人的刺青都有意義,不只表面的『好看』那麼膚淺。」仔細觀察,發現刺青行為好發於十八歲左右的年輕人,其實是有跡可尋的。周美玲說,「對青少年來說,『刺青』就如同一種儀式」。因為十八歲的階段正經歷慢慢轉變為成人的陣痛期,這個時期的青少年已經不再被視為小孩子,但是一時又無法用很成熟的態度去面對人生許多嚴肅的課題,也找不到適切的方式去表達自己,這個時候對他們來說,刺青似乎就是一種出口。

泰迪熊獎光環加持,讓台灣電影抬頭

被譽為同志電影界金像獎指標的柏林影展「最佳同志電影泰迪熊獎」,多年來從未有亞洲電影獲獎。今年周美玲執導的【刺青】,描述女刺青師與視訊女郎之間的微妙情誼,打敗實力雄厚的競逐者奪下大獎。當頒獎人宣布得獎名單,周美玲以一貫靦腆的笑容上台致詞,將這一刻的光榮送給她生命中的重要工作伙伴。而得獎之後對於她的工作是否有產生什麼改變?她給我們一個很實際的答案,「沒有,除了讓【刺青】比較有名,希望有助於票房賣座之外」。在工作上她坦言還是按照自己的節奏走。由於自己的專長是拍電影,至於宣傳的部分,因為【刺青】有得獎的光環,又啟用國內及香港目前被看好的許多新生代偶像演員,在宣傳上具有賣點,才得以透過各種行銷方式去推廣這部影片,也讓國片能有更多管道被看見。

周美玲認為雖然因為她的哲學背景,讓她的每部片都會深刻探討各種人生的課題,但是即使不是每個人都能夠看到影片的深層意義,她也覺得無所謂。「拍片就是要拍出好看的、會吸引觀眾願意進戲院觀看的片子。」常有人覺得「得獎的影片會不好看」,周美玲直言想打破這樣的迷思。「我拍的每部片一定都要是很好看的」,所謂的「好看」,對她來說除了在影像、音樂、畫面的整體結合需要能傳達美感之外,也必須要能夠運用運鏡與剪接說出一個好故事,成敗與否除了整個工作團隊的挑選與努力,就要看導演的功力。

「電影就是我的刺青!」

面對國片整體環境蕭條,周美玲說常有很多年輕的學生來討教,說他們想要從事導演工作,但是看到國內電影市場那麼不景氣,問她會建議他們出國深造?或是留在台灣繼續奮鬥?「每次我都會跟他們說,事情的關鍵就在於你夠不夠堅定,是不是堅持要做創作。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那麼不管市場再怎麼低迷,你總是能夠想到辦法繼續堅持下去。」

【刺青】一片談到刺青行為是一種儀式,每個刺青背後都有動人的故事與意義。於是我們丟給周美玲這個問題:「導演有想過要刺青嗎?如果有,妳會想刺在哪裡?會是什麼樣的圖案?」她的回答既果斷又堅決:「我想我已經不需要刺青。或者可以說,我的電影就是我的刺青。因為拍電影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儀式,我的出口已經在拍電影這件事情上找到了。」(全文完)


相關網站:

【刺青】官方部落格




以影像為銘記,串成繽紛詩意(上)
回分類目錄 Top

隋棠
讓隋棠帶領你,一起體驗東歐風景
  教育學者 生活玩家
名人名嘴 產業人物
大學菁英 文學作家
表演藝術 科技先鋒

郭靜
Pure新女聲,純愛力量大!關於郭靜的純愛生活...

周美玲
台灣首位柏林影展泰迪熊獎得獎導演,將影像化為繽紛詩意!
優仕編輯群的話
推薦優仕大人物
投稿採用原則
駐校記者徵求
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, 2000. Copyright© Shinewant Tech. 2000-2016. All rights reserved.
常年法律顧問: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